事例大全_专利高新

他不是我的英雄 (1)

时间:2020-06-17  作者:

我是林乐晴,今年三十岁,是个普通的女人。

用着普通的身高呼吸着不算新鲜的空气,用着普通的脸蛋交过几个不像样的男友,用着普通的智商面对社会的残酷与丑陋,唯一不普通的,就是陪伴我从小到大的「倒楣」。

只要出门没带伞,就一定会下大雨。买杯珍珠奶茶,杯子里面要不是没有珍珠,就是珍珠变成爱玉。买块鸡排,袋子里面常常没有鸡排,有时变成米血,有时是甜不辣。只要我的手一碰到电脑,十次里面会当机五次,不管是新电脑还是旧电脑。智慧型手机常被我用到没有智慧、失去反应。在网拍买衣服,不是寄错款式就是寄了鞋子来。

这些事,基本上每两天就会碰到一次。

类似这种小倒楣的事,就像夏天的蚂蚁那幺多,不管再怎幺预防、再怎幺扑杀,它随时随地都会跑出来,生生不息。小事就算了,我把它当习惯,但还是有很多事情的倒楣程度,是我这辈子都不会忘掉的。

比如在幼稚园的时候,明明大家吃一样的午餐,但偏偏我食物中毒肚子痛,一个忍不住,屎就拉在裤子上。喜欢的男孩嫌我臭,再也不跟我玩,我只能眼睁睁看着他和其他女孩手牵手荡鞦韆耍浪漫。

国小的时候,明明我一直乖乖地在自己座位上看书,但隔壁座位的男同学一直和其他同学聊天,我实在忍到受不了,正要开口希望他们放低音量,老师犀利的眼神马上扫到我身上,还在联络簿上注记「上课影响其他同学情绪」,害我回家被爸妈唸了一顿,瞬间化身成小窦娥。只是那时年纪太小,不知道包青天住在哪里,所以完全没有对象可以喊冤。

而国中的时候,全校在操场举行升旗典礼,我就一定会被鸟屎滴到。明明头顶上是蓝天白云,晴空万里,没有树枝也没有电线。是飞过我头顶时正好拉屎的话,一次我可以原谅,但常常这样,岂不是卫生习惯太差了吗?因为受鸟屎爱戴的关係,我在学校声名大噪,大家叫我森林女王,只不过围绕在我身上的不是可爱松鼠、敦厚猫头鹰、俏丽小白兔,是鸟屎。

好不容易熬到高中,终于可以摆脱森林女王这个称号,开学第一天带着兴奋的心情上课,中午到合作社买便当,一踏出合作社的门,门上的招牌就狠狠地往我的头砸下来,我整个人痛到倒在地上,便当也洒了,眼角还瞄到落在我旁边的无缘鸡腿。学校叫了救护车送我到医院,缝了五针,隔了两个星期,有一天放学时,挂在教室外面的整洁第一名奖牌莫名其妙地又掉下来,直往我的伤口砸过去,我再一次被送到医院,重新缝五针。

连教官都感到不可思议,「我在学校待了十几年,还没有碰过学生一个月被砸到头两次,两次都叫救护车送到医院的。」

说真的,要不是我自己亲身经历,我也不知道有人可以倒楣成这样。想要超越我,可能还要翻过三座中央山脉。

后来还有一次,早上才刚到学校,正要把早餐打开来吃,就被教务主任叫去出公差,帮忙检验抽查的作业。我整个傻眼,因为我内心对文字有些排斥,只喜欢看图片,于是我告诉主任我无法胜任。主任要我别担心,还有其他同学会帮忙进行,结果那些「其他同学」都在帮忙聊天和睡觉,只有我自己一个人在做抽查。面对这种孤军奋战的状况,我也已经习惯到不能再习惯,我只好以最快的速度,在下午一点半时全部完成。主任开心地发给大家便当,结果便当少了一个,正好我站在最后面,发现便当已经发完那一瞬间,空气都变得稀薄了。

主任也一脸的莫名其妙,不晓得为什幺会少订一个便当。他不好意思地向我道歉,我也只能无奈地笑笑,决定回去吃早餐。结果早餐酸掉了,我便拖着又饿又累的身体到合作社买东西吃,却什幺都卖完了,连硬邦邦的麵包都没剩半个,请问大家是在学校做防颱準备吗?

最后我买了一碗泡麵来吃,打开泡麵时,我却万分惊讶地发现:里面没、有、调、味、包!

谁说地狱只有十八层,我当下马上跌入一百八十层,无法理解上帝怎幺会无视我到这个地步!

可以看看我吗?一秒就好,Look at me!

我难过地把泡麵丢掉,跑去打公用电话回家给妈妈,一听到老妈的声音我就哭了出来,不管我后面还有没有其他等着用电话的同学,我把我所有的委屈伴随鼻涕还有眼泪一起发洩出来,「妈!呜……我肚子好饿……泡麵里面没有调味包,像话吗?妳说啊!呜呜……我想吃东西啦!呜呜呜……我想吃东西……」

好吧!情绪失控的下场,就是这件事被全校的人知道了,连主任也在隔天买了一个一百五十元的便当安抚我受伤的心,同学们随时随地问我:想吃东西吗?无时无刻塞食物给我,好怕我一饿就又哭了。之后,老爸老妈只要一想到泡麵,就会忍不住大笑,觉得自己女儿为了一碗泡麵大哭实在太蠢。

他们不懂,老是被上天遗忘,是一种无法解释的孤独,你会忍不住心慌,因为你不知道你还得被遗忘多久。

虽然老妈常说:「女儿啊,妳不要老是觉得自己倒楣,那是因为老天爷希望妳可以过得特别!」

但是,我要声明,我一定要登报声明,在此先谢过老天爷的好意,可是现在是个讲究沟通的年代,我们需要好好聊聊,我需要表达我的意见,我一点都不想过得多特别,我只希望可以过平顺的生活,正常平凡地长大,不需要特别到让我很快就失去了我的爸妈,早早嚐到一个人生活的滋味。

倒楣的体质,我觉得也是基因遗传的,老爸老妈只倒楣一次,就失去了他们的生命。他们去参加朋友儿子的婚礼,路途中被一辆酒驾的车子撞上,爸爸当场死亡,妈妈是送到医院才过世。我在家里接到警察的电话,先是大声尖叫后便晕倒,就什幺都不记得了。

在北京结婚定居的大姑姑赶回来照顾我,帮我处理很多事,那时候的我什幺都不懂、什幺都不敢碰、什幺事都不会做,只知道流泪,只知道伤心,只知道自己很倒楣,如果不是因为英文考不好,必须重考,我就能和爸妈一起去参加婚礼,和他们一起离开,不用自己一个人面对失去他们的痛苦。

爸妈告别式那天,酒驾司机出现在我面前,希望我可以原谅他,强调他真的不是故意的。但是喝了酒还开车,怎能说不是故意的?拿别人生命开玩笑的人,怎幺能说不是故意的?我告诉他,我会恨他一辈子,因为只有这样,我才有继续生活下去的动力。

但我恨他的时间并不是很长,爸妈离开两个月后,他再次酒驾,自己撞上了安全岛,当场死亡。大姑姑告诉我这件事时,我应该要觉得开心,觉得恶有恶报,因果循环,但我没有,我反而有些失落,因为失去一个可以恨的人。

但我也没有想像中的快乐,毕竟我失去的,早就回不来了。

(待续)

本文出自:《然后 你还在》 商周出版

他不是我的英雄 (1)

【看更多请到博客来】

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