事例大全_专利高新

回应《商周》──翟本乔:「真正要说的,是两年前就该开始加强工

时间:2020-06-26  作者:

回应《商周》──翟本乔:「真正要说的,是两年前就该开始加强工

《商周》本来要找我写一个关于管理创新的专栏,但由于上週和沛的裁员事件,让他们重新审视这个想法。我们的讨论,就成了这次这篇「专访」。

我承认我不是一个好的管理者和执行者。很多创新的想法,在不能与大环境配合的时候,其实并不适用。我的一些理想性的思维,在真正执行的时候必须加入很多条件的考量,才能达成完善的结果。但在这一方面,我的事前準备和后续跟进工作都做得不够;同事多次的提醒,我也不能及时反应,所以常常不能达到理想的效果。对很多在这方面批评我的朋友,我也要感谢他们的鞭策,以后要更加注意,思考规划和执行要做得更完善。

文中提到我「心太软,两年前就该裁」,「两年」这里绝不是要指「裁」掉员工。在仓促的访谈之中,我只不完整地表达了部分的思绪。我的原文是说「其实是晚了一点,我应该两年前就开始了」,而真正要说的,是两年前就该开始加强工作效率的管理。如果无法提高工作效率,裁掉人员也在所不惜。我没做到这件事,完全是我的错,不是任何员工的问题。我们的员工都相当优秀,是我没能好好地组织他们的工作,所以才会有现在的状况出现。过去半年开始加强这一方面,比较积极地参加实际执行的工作,但为时已晚。同仁们都指出:很多决定我该强势一点,只要我指出了明确的方向,他们都能做到。但我担心自己看事情不够完整,所以常常希望放手让同仁们自己去做决定,但这反而是我没有负起该负的责任,欠缺了所谓「被讨厌的勇气」。

我自己的外务太多,也是一个大问题。由于大家的热情邀请,我接了许多演讲和政府的顾问工作。虽然努力地推辞,缩限于公众事务、公益和教育的场合,但还是佔掉了每週一天左右的时间。对于一个应该专心经营新创事业的人来说,这实在是太多了。

这次的事件让我更深切地反省自己,看到了许多以前被光环所掩盖的缺点。我过去几年的表现,非常对不起这群信任我的创业伙伴。我只能以一颗惶恐的心,更努力地好好经营事业,期待有一天能回报大家对我的支持。

▶▶《商周》报导:〈翟本乔认错:我心太软,应该 2 年前就裁〉▶▶
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相关阅读